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您的当前位置:心理学院 >> 文章详情
气功与中医关系密切——庞鹤鸣教授为江西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及摇篮班暑期集训班授课(一)

《三层物质理论概述及其运用》

庞鹤鸣教授为江西中医药大学研究生及摇篮班2018年暑期集训班讲课(1

2018825日)

 


1气功与中医关系密切

我们搞中医,为什么要这么重视搞气功?我们就努力搞我们的中医临床治疗、搞研究不就行了吗?为什么要搞气功呢?因为章院长前面已经讲了两节课了,有些问题讲过了,我在这儿,就更简单地勾画一下。因为搞中医,基础理论中“经络论”,和“气化论”是中医学中的最根本的内容。如果我们不通过练功去认真体察体认,是难以领会、难以掌握的,因为这“两论”,它是现代科学也还没有认识的、非常精微的特殊的物质存在形式。对这一点,尤其是我们本科生同学的理论学的还不多的时候,对医史了解还不够的时候,对这些问题理解起来难度就更大一点。对此,我就给同学们说一点我个人的体会吧。

 原来我是学西医的,西医学完之后,我就在职业余学习中医,同时也开始练气功了。就是因为我练了气功,所以对这个中医理论有所认识,通过针灸临床实践对气血经络等的重要意义领会就更深了。所以就这样,我58年从学校出来后,到70年代,说句不自量力的话,我在北京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年轻中医了。

为什么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呢?那就是通过练气功,对人体内的气有所领会、有所理解之后,再反复的研讨我们中医的经典著作和各家的著作,从而加深了对中医基本理论的认识。所以,在1979年我参加全国的中西医结合座谈会(全国63名正式代表,我也是正式代表),我当时大会的发言题目是《继承发扬祖国医学必须加强气本质的研究》。这个观点得到了当时国家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吕炳奎的赞赏。以后我就又写了《气功与中医》在全国第一次气功汇报会上做书面发言,当时耿彪,方毅,陈慕华三个副总理听取了汇报,这是个比较简单的一个文章。

 然后,在1980年的全国的中医理论研究座谈会上,我又以《气功与中医》的名目写了一篇长文。1980年在全国总工会举办的全国职工业余气功训练班、骨干训练班上,我也讲了《气功与中医》,这篇文章可能有的同学已经看过了。我最早写的书《气功探邃》中有这篇文章,咱们《智能气功科学概论》里也有这篇文章。这篇文章从中医的基本理论生理、病理、诊断治疗以及应用等方方面面讲气功与中医的重要作用。

 古人认为中医如果想达到一个高的水平,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“上医守神”境界的医生,就必须通过练功,来掌握、开发出超常智能,再去进行诊断查病,以至于治疗。所以说我们搞气功,不是在中医范围之外又加了一个东西。气功在古代的时候,它就是高级的中医、守神的中医所必须具备的内在基础,只有有了这样的基础,你才能够达到守神的医生。

我记得上次我来讲的时候,我让咱们同学背的《黄帝内经》中关于“守神”医生原文:“神乎神,耳不闻,目明心开而志先,慧然独语,口弗能言,俱视独见,适若昏,昭然独明,若风吹云,故曰神。”这样的文章,在中医界,就很少能够产生相同的领会和理解。我记得在1987年的《上海自然杂志》上有个气功笔谈,我就讲了这个“守形”的医生和“守神”的医生。这个问题,当时不要讲中医界,就是气功界,都不同意我们说的这个“神乎神”的这种解释方法。

有的气功师,因为他本身练了气功,但是没有能够开发出超常智能来,他没有查病、治病,以至于用外气治病的本事,所以就把我们所说的那个“守神”的医生具备的条件,说是不现实的,也不是《黄帝内经》的本意。当然,经过这几年之后,气功界慢慢慢慢对这个问题有了进一步的认识。尤其当时特异功能发展的很快,有很多的超常智能不是练气功而是在儿童身上发现了,他们能够透视,而且有的人可以用肉眼数红白血球,用肉眼能看到细菌的形状,如当时沈阳中医学院的刘某(后来他上了法国了,出国走了)。

这些东西是实实在在,所以你们章院长在中医研究生、中医摇篮班搞气功锻炼,我就说太好了,这开了我们中医药大学院校重视气功的先河,而且这也是真正激发我们继承和提高传统文化中医奥秘的一条措施。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讲清楚,这里面它不仅需要有理论,而且更需要有艰苦卓绝,长期的实践锻炼,从而形成我们通过练功来开发的超常智能。针对这一点过去同学们讲,庞老师呀,这是你的说法,别人也这么认识吗?

那就来讲一讲原来的卫生部中医局局长吕炳奎吕老。那时中医院校大学教材,就是他来主持来编的,在文革之前编的,文革之后又修改的。他是京剧样板戏《沙家浜》里那个“走方郎中”(实际上军队政委)原型。那个政委不是说他家祖传三代世医吗?那时吕老也是一个根据地的司令兼政委。他对我讲的经络论、气化论非常的赏识。在中西医结合座谈会上,他不仅鼓励我说这个问题要大讲特讲,而且要以“两论”做指导进行针灸治病演示。

当时开会的时候,我就这样讲了,而且讲特异功能,这在当时是不受人欢迎的。所以那个时候谈这个问题,主流中医界还难以接受。正因此,我才想把中医“守神”这个学术给搞起来。所以我就有了改行的思想,我就来搞气功,不搞医了。当时我的同学听说我不搞医要去搞气功,就来劝我说,鹤鸣啊,你现在在医学上有了这样的成就、有了这样的名气、有了这样的名誉,你要珍惜呀,你别去“浪迹江湖”啊!搞气功当时就比作为浪迹江湖。不过我最终还是走了我要走的路:一直在搞气功,一直到后来编创了新的气功功理功法,最后我们提出来了这个“三层物质理论假说”。

吕老

刚刚讲的是吕老认同的,社会上也有人这样的认同吗?下面是钱学森钱老讲的几段话,为了保证他的原话,我摘抄了下来了(这是在创建人体科学里的材料),钱老他说:“正如吕炳奎同志指出的,气功与中医理论相通,练气功的人对气血、经络、脏腑等中医学说,通过运气练功实践得到感受而容易理解,因此气功也是研究中医理论的钥匙。”他说气功也是研究中医理论的钥匙,钱老他之所以这么说,是他在前面讲过:气功、中医、特异功能这三者是打开人体生命科学的敲门砖,也是打开人体生命科学的钥匙。这里面又讲气功是研究中医理论的钥匙,这就把气功对中医理论的重要性进一步指出来了。他还说:“我们要研究中医理论,实现中医现代化,就必须同时科学地研究气功”,他就把这个研究中医理论使中医现代化和研究气功相提并论了,而且说是必须同时科学的研究气功。所以你们的章院长在中医研究生、中医摇篮班中搞内证体察,搞气功,就是要来把中医搞起来。

钱老

钱学森钱老,他搞人体生命科学那么多年,到最后他认识到这个气功的重要性,对中医的重要性,对于人体生命科学的重要性。而且他直接提出了“气功科学”这个名词。他说:“我们应该以更大的努力结合高级气功师的实践去研究气功,建立气功科学技术这门学问”。他提出气功科学技术,在以前是没这个提法的,我们提出了“气功科学”。所以当初八十年代我在讲气功课的时候就讲,气功从八十年代,在我国气功历史发展的里程碑上就进入了科学气功时代,叫科学气功了,不是像过去还有神秘的气功了。智能气功就是在这样大的背景上形成的、出现的。所以智能气功出现的时候,就是以“科学气功”与“气功科学”的面貌出现的。这里钱学森钱老的这几段话,就是他晚年研究气功科学,认识到气功的重大意义!大家知道,钱学森钱老,钱院士,他在科学界是很有名望的,而且他这个人,前瞻性很强,有很多科学的东西都是他先提出来的。后来他对特异功能,对人体科学特别重视,他就意识到了这个非常重大的课题。

我写的那个“三层物质理论假说”的提纲里面,也引用了钱学森钱老在这方面的论述,在这,我就不多说了。这就是前面先给同学们讲一讲,我们章院长为什么在中医专业的研究生、摇篮班里面搞气功,这么重视它。不懂得的人,可能会说,这个章教授啊,怎么在这搞这个东西呢!其实呢,他们没有认真的、全面的、深刻的研究中医的历史和中医的全部文献。当然,即便是研究了,如果没有真正的练功的实践体验,对古人很多的论述,他也不能够从“守神”的这个层面去认识和领会的。章院长带领我们大家好好的练功,那就是要通过练功的实践体验,体察到这个气,认识到这个气。

(未完待续···)

烟台三阳心理咨询公司


团体活动(每月一次):

主题:三心并站嗨起来(第三期)

时间:2019年1月6日(周日)